语言是叛逆的

当记者时,笔是我的随身工具,一日不可缺少。一回,托一位同事为我买圆珠笔,再三再四地叮嘱他:不要黑色的,记住,我不喜欢黑色,暗暗沉沉,肃肃杀杀。千万不要忘记呀,12枝,全不要黑色。

次日,同事把那一打笔交给我。

天哪,我差点昏过去:12枝,全是黑色的。

责他、怪他,他振振有词地反驳:你一再强调黑的,黑的,忙了一天,昏昏沉沉地走进商场时,脑子里只有印象最深的两个词:12枝,黑色。于是就一心一意地只找黑的买。

言之成理,我哑口无言。

当时,我如果言简意赅地说:请为我买12枝笔,全要蓝色。相信同事就不会买错了。

从此以后,无论说话、撰文,我总是直入核心,直切要害,不去兜无谓的圈子。

没有赘肉的语言,精确、精致、精神,决不会误事。

 收藏 (0) 打赏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钱包扫描赞助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语录说 » 语言是叛逆的

分享到: 生成海报
avatar

热门文章

  • 评论 抢沙发

    • QQ号
    • 昵称 (必填)
    • 邮箱 (必填)
    • 网址
    

    登录

    忘记密码 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