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求梦想的动力

1997年,我陷入了一种从未料到的处境孤身一人在纽约乞讨。那时我16岁,无家可归,而且已经失学多年,迫切地希望找到一所能让我就读的中学。

当时,父亲已经与我们疏远一段时间了,虽然我知道他就在附近的男人庇护所,但他根本不会帮助我。母亲那时去世不久,艾滋病引发的复杂病症夺走了她的生命。自母亲去世后我就开始无家可归,有时睡在朋友家,有时睡在布朗克斯某一幢楼房的楼梯下面。

我清楚地记得,那些夜晚我躺在大理石地板上,用双肩背包当枕头,拿破旧的衬衫当被盖,在暗淡的灯光下半睡半醒。有时我能听到楼上的房子里发出的声响孩子们呼唤父母的声音、电视里播放动画片的声音和锅碗瓢盆相碰的声音正是所有这些声音,把一个原本没有生命的房子变成一个温暖的家。

为了对付孤独,我常常胡思乱想。闭上眼睛,我想象全家人都团聚了,母亲还活着,她大笑的时候眼角周围总有些细细的皱纹。我、父亲、母亲和丽莎妹妹,都安然无恙地住在一个屋顶下。然而,我的白日梦中最生动的还是我的未来。我幻想自己坐在学校里,勤奋地记笔记;我幻想自己穿行在大学校园里,身边秋叶簌簌飘落,但我心无旁骛,轻快地向教室走去。在幻想中,我找到了安全感和归属感,很快睡着了。

我今天的生活跟那时完全不一样了。我不仅读完中学,而且还从哈佛大学毕业了。我不再衣衫褴褛,不再睡在走廊里。每天晚上,我安然地睡在我自己的房子里。过去11年里,我经常到世界各地旅行,帮助人们改善他们的生活。简单地说,从以前的我身上绝对看不出我能有今天。

奇怪的是,即使我经历了那么多痛苦或许正因为这样,我才认为,适度的匮乏对人是有益的。实际上,兔子匮乏的自由这句话从来都不是我的目标。实际上,匮乏成为我追求梦想的一个动力,而不是一个阻碍。

当我还是那个想结束无家可归状态的小女孩时,我艰难地走遍了曼哈顿的所有学校,只求有一所能够收我入读。在我的口袋里,总是装着一台已经破裂的CD播放器,我经常一边走一边循环播放两首歌来激励自己,一首是宝拉寇尔的《我》,一首是凯克的《远方》。我看到我的未来,并大胆地向它走去。虽然失去了家,身上只有几件衣服、几张歌碟和一张母亲的照片,但我仍然幻想未来,我仍然要行动,要进入哈佛大学。像一个船长把船的方向调向闪耀的星群,我知道我想去的地方,我的目标指引着我每天的行动。

在其他学校都向我说No的时候,有一所中学向我说了Yes。同时,还有一个名叫门的非营利组织给我提供咨询、医疗和食物,使我能够安心地在火车站或有灯的走廊上写作业。回想起来,在我走向成功的路上,总能碰上愿意帮助我的人。

在无家可归的状态下苦学了两年之后,《纽约时报》报道了我的故事。随后几个星期,数十名陌生人从美国各地赶过来和我见面。在中学时,我开始收到手写的、激励我努力学习的信。陌生人给我带来糕点、衣物和书本,他们拥抱我。在我读哈佛大学的时候,有个妇女还亲手为我织了一条毛毯,随毛毯寄过来的短信上写着:那些宿舍里会很冷,希望这张毯子能温暖你,让你知道人们是关心你的。

这些好心人,有好些连名字都没留。但是,帮助我的人都永远地改变了我。现在我加入了门这个组织的理事会,我们团队成立了一所中学,接收无家可归的少年入读。我要努力为别人铺路。

 收藏 (0) 打赏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钱包扫描赞助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语录说 » 追求梦想的动力

分享到: 生成海报
avatar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QQ号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
登录

忘记密码 ?